So、白痴

「京都美食」鉄板料理 勝屋:令人感动的京都味道

安德莉凯利:

最初的最初是打算远赴岚山去吃米其林一星店「廣川」的招牌鳗鱼饭,顺带看下岚电岚山站的光之禅林。但是最后还是败给了似火的骄阳,在河原町逛街逛得不亦乐乎,到天快黑了才想起如何解决吃饭的问题。和亲友晃啊晃的就晃到了纸屋町通。两年前第一次去京都的时候就曾经在那里迷路,找不到去super hotel的路,这次也徘徊了许久,却不是为了找宾馆而是为了觅食。


高濑川两边料理店的小哥一个个都太热情了,吓得我们一头扎进了附近的小巷子。有看到感觉很灵的おでん,可惜早已经满座。最后误打误撞进了勝屋。说是铁板料理,个人感觉更像家庭料理。主厨是爸爸,儿子负责收钱上菜,老婆负责配菜洗碗,三个人配合熟练,服务一气呵成。主厨爸爸边做菜边大声吆喝与客人们确认点单,介绍菜肴,元气十足。所有客人都围坐在大铁板边,偶尔会有种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家族成员汇聚一堂吃饭的错觉。


第一道おつまみ牛勝上上来就好吃的让人内牛满面啊




优质的牛肉配上极密的腌制炸法,这香酥鲜嫩的口感配得上老板的自夸:串カツを超えた串カツ!!!!即使是对油炸食品不来电的我,都顾不上超高的热量一口气消灭了三串。


牛スジ煮込み 依然高分!虽然是牛杂,但一点都不嵌牙,酱油的度放到恰到好处,吊出了牛杂的鲜味又没有掩盖掉牛杂本身的香味




有頭 甘エビ(七尾)


甜虾刺身,刺身中的最爱>< 新鲜度不错!



金枪鱼刺身的量太令人震惊了,到最后我们都没有吃完,罪过罪过



ふわふわ出し巻  店内人气第一的出汁蛋卷! 鸡蛋本就质量好没有腥味,口感嫩滑到令人惊叹主厨爸爸对火候的掌握程度



来关西总是要吃的お好み焼き。上这道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撑到不行,但还是努力地解决了80%,据说勝屋的焼きそば水准更高,留待下次来尝试。



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吃又便宜(算上其他菜和饮料貌似一人2000JPY左右)的店在食べログ上的评分只有3.0 Orzzzzzz




最后来张高濑川沿岸的图......(其实只有这张没拍糊)





木彡贝勒·LoFoTo:

【童话十字旗系列之芬兰】

芬兰从来不是个热度很高的旅行国家,但其实却美得很。

除了风情万种,有“波罗的海女儿”之称的首都赫尔辛基,这个国家还有成百上千靓丽的湖泊和大片人烟稀少的森林、原野。

小时候我们都曾想过:北极圈以北还有土地吗?那会是什么样子的?答案原来在拉普兰。这片位于芬兰、瑞典和挪威北部、被称作“欧洲最后一块原始之地”的净土,没有大都市里的摩登建筑和纷乱喧嚣、也没有现代工业和交通产生的污染,空气里纯净到没有一丝尘埃。到了拉普兰,眼中所见尽是巍峨壮美的山峦、星罗密布的湖泊、广袤葱郁的森林和寂静无边的旷野——而到了冬季,这些都会被皑皑白雪覆盖,一眼望去冰清玉洁好似世外仙境。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阿尔卑斯山脉的小镇,每一个都是被上帝特别关照过的。这条路是如此美好,像是能带我去任何地方。

当时这一瞬间的永恒,会在这张照片里,会在此后的日子里,闪现上无数遍,但每一遍都像第一遍一样,美的毫无争议、永无更改。

豪 气

蔡澜:

另一瓶甜甜地,喝多了醉人的酒,就是中国的「桂花陈酒」了。 
什么?才卖几十块港币一瓶?很多朋友都不相信那么便宜,觉得那么美味的酒,不可能只是这个价钱。
我上「鹿鸣春」吃饭,最喜欢叫。钱是另一个问题,主要是和鲁菜配合得极佳。夏天到了,加些冰块,再贵的洋酒也比不上,莫谈那数万元一瓶的陈年茅台了。
最初接触,是十一二岁的事,小孩子也喝不醉,妈妈没有阻止过我多添几杯,喝至那种微飘飘的感觉,记忆犹新。
这酒已有二千多年的酿造历史,从前老百姓是喝不到的,因为只有深宫禁苑中才有。解放后把秘方拿出来,交给北京葡萄酒厂,用含糖度十八度以上的白葡萄为原料,配以江苏省吴县的桂花,同时加被乾隆皇帝称为「天下第一泉」的玉泉山水酿制。
当今大量生产,有没有那么严谨不知道,但色泽金黄,晶莹明澈,香气扑鼻,在海内外的酒会中都得过不少的奖。
好酒并不一定是贵的,在北京喝的二锅头,便宜得没有人去做,也是吃京菜时必备的。上一篇文章提到,意大利的玛丝嘉桃一瓶才二百港币左右,不逊万元的名牌香槟。
饮者方知,酒除了味道,还需要一份豪气,一喝千斗,才算过瘾。起初浅尝,遇到知己,便来牛饮。
几万到数十万一瓶的名牌酒,能那么喝的话,我也接受。不然,快点站到一边去。

F2.8:

下了飞机拿了车,查了地图,就直奔Minneapolis downtown, 双城之一。从跨越高速公路的天桥上看Basilica of Saint Mary,还是十分漂亮。可惜时逢周日,时间太晚了,没有机会进入这座天主教大教堂。

-- Twin cities, Minneasota, 2015

安德莉凯利: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吃货,每要到一个陌生地方之前都会上网狂搜当地美食,然后深夜趴在电脑面前流着口水呵呵傻笑,自觉找到了人生的(短期)奋斗目标。然而现实和梦想总是有一点点差距,从后乐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在食べログ找好的餐厅却发现还要一个小时才开门......  于是到底是傻逼一样在店门口转一个小时还是干脆去冈山站附近另寻美食呢?纠结五分钟后,两个吃货毅然选择了后者。

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冈山站,已然饿成狗的两人还是饥不择食地吃了...拉面。说到冈山美食,岛国友人总是说去吃ばら寿司吃デミかつ丼啊!就算是吃拉面也应该是满载鸡肉叉烧的笠冈拉面或者是用千户牛的牛肉拉面啊!但我们吃的就是大概全日本都仰俯皆是的猪肉叉烧拉面。愤懑之下还不顾热量加点了炸鸡和饺子。

拉面入口,心理稍微平衡了那么一些,因为摸着良心说话这家风风拉面还是不错吃的。比起咸死人的一风堂、新宿街头寡淡得一塌糊涂的自动贩售券拉面店,它还算鲜度适宜、用料充足、诚意满满。唯一地缺点大概就是略油了些,让人吃完恨不得狂奔8公里来消耗落肚的卡路里Orzzz